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儒艮之殇:故事中有人鱼悲歌,但没想到现实更悲凉

  • ladbrokes体育
  • 2019-07-26
  • 500人已阅读
简介《搜神记》卷十二:“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晋.干宝传说背后的原型中国旧录里,南海鲛人垂泪成珠;日

    《搜神记》卷十二:“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晋.干宝传说背后的原型中国旧录里,南海鲛人垂泪成珠;日本传说中,八百比丘尼食人鱼尝永生之苦;丹麦童话写,人鱼公主追爱上岸最终化为海中泡沫……不知为何,古今中外与“人鱼”相关的传说总是被渲染上感伤情绪。日本江户时代的传奇小说读本《椿说弓张月》中的“人鱼图”。 图片:葛饰北斋儒艮插图。图片:Helmut Diller / WWF现实中,“人鱼”的原型——儒艮[gèn]亦不例外。每当我们聊起“儒艮”,总因其“鱼尾”、“哺乳幼儿”的形象,绕不开“人鱼”这个关键词。今天,这篇文章所要讲述的,便是藏在古代美人鱼凄美传说背后的——儒艮的悲凉现实。现实中的美人鱼——儒艮。图片:Jurgen Freund / naturepl.com儒艮(Dugong dugon)属于海牛目儒艮科,这种庞然大物成体体长可达3米,体重有450公斤。寿命可达70年以上,性成熟年龄为6~17岁,妊娠期为13~15月,一胎仅产一头幼仔。主食海草,辅食小蟹、海鞘等来补充营养。它们性情温和,游速缓慢,姿态优雅。一只优雅的儒艮正在海草床上游泳。图片:BBC Natural History Unit / gettyimages儒艮需要生活在温暖的水环境中,并且要有健康、丰饶的海草床作为觅食场所。因此,它们仅分布在太平洋、印度洋中有可食海草生长的热带、亚热带浅海区域,北至日本冲绳县,南至澳大利亚。日本三重大学的明田佳奈制作了儒艮的分布海域图。图片:《冲绳的儒艮》第二版数字背后的现实目前,关于儒艮的研究正处于困境之中——不仅缺乏广泛关注,研究力量也有限。据推测,目前世界上约有10万头儒艮,而看似乐观的数字下却隐藏着残酷的现实——唯独澳大利亚的儒艮个体数有增长趋势,并占据全世界儒艮总数的80%以上。而在其他30多个曾有儒艮生活记录的国家、地区的沿海,儒艮数量加起来也不超过2万头,并且这个数字仍然在悄无声息地不断减少。根据IUCN2015年7月的评估,儒艮濒危等级为VU(易危)。图片:IUCN例如分布区北限所在的冲绳——近10年间,即使有发育较好的海草床,冲绳本岛的周边海域也仅确认并标识到A、B、C三头儒艮,但个体C最后一次被确认已经是2015年5月的事情了。今年12月,个体A也被判定已失踪2个月以上。专家分析说:“这可能和美军基地带来的工事噪音有关,过大的噪音导致儒艮无法在大浦湾正常生活,它们只能在停工的晚上来拥有海草床的近海觅食,而白天可能去外海。”实际上,个体C正是在动工后失踪的,当地政府和人民的反对声一度使得工程中断;然而随后又复工,并且又消失一头。在2000年9月15日至11月17日期间,中国的研究队伍在广东、海南、广西三省的沿岸海域进行了36次出海考察,并收集了203份调查问卷。考察队仅在海南省东方市的近海区域(19°08′N, 108°39′E)发现了由5头儒艮组成的小群体,他们推测海南北部湾的部分海域可能仍有少数儒艮存在。2002年,广西合浦县儒艮保护区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在广西北海北暮海域发现了2头儒艮。图片:Doug Perrine / SeaPics.com2004~2005年,海南师范学院和日本北海道大学、琉球大学的学者都试图在海南东部、西部海域寻找儒艮,却一无所获。从此之后,唯一一次发现儒艮是2008年6月,有人在海南文昌椰林湾看到了儒艮尸体,经解剖研究推测其死于船只碰撞。中国唯一以“儒艮”命名的保护区是广西合浦儒艮国家自然保护区。1987~2002 年间对该保护区内海草资源的研究都表明——周边大力发展海水养殖业加重了海草床的生长压力,各区域的海草长势有逐渐衰退的趋势。即使在2014年有广西潮间带海草的移植与恢复,但也只是实验区的短期效果, 并未成功。历史背后的真相中国和日本的可确认儒艮数量为什么会跌至个位数?为了解其原因,我们不得不向前追溯近半个世纪。冲绳县宇流麻市的津坚岛等地过去曾捕猎儒艮来供奉神明和琉球王府,他们还以儒艮肉作为备用粮,并视之为“神力食物”;岛民们甚至还将儒艮当作税金的代替物,上缴琉球王府。直至1890年,日本的农商务省仍然有“奄美以南儒艮非稀”的报告。但是到了20世纪30年代,日本战后食物匮乏,人们不仅大量捕鲸,还用战时留下的弹药,通过“炸鱼法”捕获大量的儒艮当做食物。“炸鱼法”其实叫做爆破捕鱼,是使用火药制成的爆炸物进行捕鱼,这种方式会对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的破坏,除少数国家和地区外,目前已被世界各国和地区明令禁止。图片:Drajay1976 / wikimedia commons2008年,《北京科技报》刊文称——上世纪50年代之前,广西北部湾一带儒艮成群,当地渔民将其奉为神明。到了50年代末,渔民在“破除迷信”的口号下对儒艮进行大量猎捕,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数百只儒艮被捕杀。猎捕儒艮的场景。图片:Ben Cropp Productions / SeaPics.com我国已将儒艮列入一级保护动物,严禁捕杀,并于1992年在广西北海的合浦县设立了儒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现在,虽然儒艮已经不会再被猎杀,可这个连官方网站都没有的儒艮保护区是否有能力在周边水产养殖渔业、船舶运输业的夹击下修复海草场,恢复往日生机,答案无需多言。而备受冲绳岛民以及相关人员关注的那3头儒艮,在面对工事噪音时也只能渐渐远去,唯见食痕不见踪影。2018年9月,儒艮在冲绳海草场留下的食痕。图片:teamzan.ti-da.net消失于海中的美人鱼在讨论性成熟耗时长、孕期久、出生率低之前,我们更需要关注人类活动造成的儒艮栖息地丧失、食物匮乏,以及船舶撞击、渔网缠绕、海洋污染等更加严峻的问题。这些问题绝不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得到有效解决的一时之痛,人们需要更广泛地关注这个问题,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才有可能改善现状。一头年轻的儒艮被困在了渔网之中。图片:Georgette Douwma / naturepl.com可是,要如何让人们关注这个正在消失的物种呢?现在许多人都从未见过儒艮这种“真正的美人鱼”,更不用提下一代人了。光是这个问题,就已经让我们深感寸步难行。冲绳儒艮与海龟共游影像。视频:琉球朝日放送本文是物种日历第4年的第352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千野youko。

文章评论

Top